半港州议员的伪造辞职信是一个卑劣的手段以转移加影补选的主要议题

半港州议员的伪造辞职信是一个卑劣的手段以转移加影补选的主要议题

人民公正党半港州议员柯沙文已断然否认发了辞职信并重申他无意退出公正党。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张哲敏表示如今悬而未解的问题是:“谁是伪造辞职信背后的主谋”和“伪造辞职信的用意何在?尤其当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加影的补选的时候”

他说伪造辞职信副本显示了霹雳州议长迪瓦马尼办公室的盖章和签收。迪瓦马尼有必要澄清他的办公室是否收到了假辞职信。

也是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的张哲敏指出迪瓦马尼有必要遵循柯沙文的脚步,针对伪造辞职信向警方报案以维护霹雳州议会议长办公室的诚信。

他说纳吉也必须公开否认,国阵没有参与伪造辞职信,并无意诱导民联的人民代议士退党。

他表示这封伪造辞职信是在一个非常时候传开,即选委会即将公布加影补选的提名日及投票日前夕。

张哲敏说不管是谁伪造的假辞职信,其意图非常明确 – 转移加影补选的主要议题那就是日益高涨的生活费,贪污腐败和马来西亚的种族和宗教之间的紧张局势。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兼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哲敏于2014年2月4日所发表的文告

巫统企图种族化蕹菜是一个非常不负责任的政治行为,企图挑起种族情绪和转移人们的注意力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张哲敏表示巫统企图种族化蕹菜论是一个卑鄙的手段,所有马来西亚人都应该齐声谴责巫统企图分裂国民的尝试。这也是巫统一个非常不负责任的政治行为,企图挑起种族情绪,转移人们的注意力,并尝试逼使关心生活水平高涨的马来西亚人保持沉默。

他指出蕹菜论显示纳吉政府已经和民意脱节,随着几种基本商品价格持续上涨,马来西亚人正面临着严重的经济困。生活水平日益上涨是一个跨越族群的问题。巫统企图把“蕹菜”种族化,显示巫统不再捍卫人民的权益,反之准备种族化任何关系到大众利益的问题以捞取政治利益。

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的张哲敏指出在过去的三天里,蕹菜不但享誉国际,也在马来西亚得到了一个象征性的地位。首先,蕹菜象征着马来西亚人对生活水平高涨的不满与愤怒。第二,蕹菜象征着纳吉对于阻止生活水平高涨的无能,毫无作为和无能为力。第三, 蕹菜象征纳吉嘲笑,否认和否定马来西亚生活水平日益上涨。

“纳吉是否生活在一个不同的马来西亚,以至他可以看不到人民的生活压力,感受不到人民的痛苦,和听不到人民对百物涨价的诉苦?为什么马来西亚老百姓需要为了国阵的管理不当和奢侈开销而省吃俭用,勒紧裤带?而国阵高级官员继续展开他们的海外豪华之旅?”

他说如今只有一个人可以结束这个疯狂的蕹菜论,那就是纳吉本人。纳吉是否有勇气站出来,面对所有马来西亚人并正视马来西亚不断上涨的生活费的问题?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兼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哲敏于2014年1月16日所发表的文告

纳吉必须立即介入并阻止蕹菜新闻的封锁和正视马来西亚不断上涨的生活费

几家网络新闻报道马来西亚已经封锁英国广播公司的蕹菜新闻。尽管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 )已经否认封锁了英国广播公司的蕹菜新闻页面,马来西亚互联网用户尤其是马电讯用户还是无法浏览英国广播公司的蕹菜新闻页面。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张哲敏表示纳吉必须公开澄清封锁英国广播公司蕹菜新闻网页的指令是否来自他。如果不是,他必须立刻干预并停止封锁网络新闻。过滤互联网新闻是违反大马多媒体超级走廊的草案 – 政府将“确保无网络审查” 。纳吉是否会因为他的“蕹菜失言”而违背马来西亚政府不会过滤互联网的承诺?

他指出当蕹菜新闻由英国广播公司和一些国际新闻网站报道时,蕹菜就已经从马来西亚的笑话成为国际笑柄。随着英国广播公司蕹菜新闻的封锁,刚刚获得国际声誉的蕹菜被全世界公认为马来西亚的“国菜”将只是一个时间上问题。

也是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的张哲敏指出纳吉以高压手段压制资讯自由显示,纳吉政府已经和民意脱节。人民已经被一连串的必需品价格持续上涨激怒了。而蕹菜已经成为一个纳吉政府嘲笑,否认和否定马来西亚生活水平日益上涨的象征。

“纳吉是否生活在一个不同的马来西亚,以至他可以看不到人民的生活压力,感受不到人民的痛苦,和听不到人民对百物涨价的诉苦?为什么马来西亚老百姓需要为了国阵的管理不当和奢侈开销而省吃俭用,勒紧裤带?而国阵高级官员继续展开他们的海外豪华之旅?”

他表示纳吉必须立即介入并阻止蕹菜新闻的封锁和正视马来西亚不断上涨的生活费。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兼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哲敏于2014年1月16日所发表的文告

鲁博马坡判决是一个危险的先例,颠覆马来西亚的法院系统

在12月22日,联邦法院已下令选举诉讼庭继续重审鲁博马坡的选举诉讼案。然而选举诉讼庭法官以此案上诉人兼选民莫哈末利瑞的律师无权代表上诉人辩护,拒绝了上诉人的律师代表他。同时上诉人也不允许进行自辩,从而在技术上拒绝审判继续进行。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张哲敏表示这个判决不仅是违反自然公正的原则,也可以被看作选举诉讼庭拒绝服从联邦法院判决的行为。选举诉讼庭的判决将掀开一个危险的先例,并颠覆马来西亚的法院系统,那就是选举诉讼庭可以不服从联邦法院的判决。

“选举诉讼庭的法官也拒绝了申诉人撤换法官的申请。法官在技术上拒绝继续进行选举诉讼的审判到底是在试图保护谁?”

也是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的张哲敏指出鲁博马坡的废票为150票,是超过国阵候选人所赢得多数票(72票)的两倍。显然的,背后有一股力量尝试阻止选举上诉人与上诉人的律师上庭抗辩,来隐瞒选举舞弊的事实。通过拒绝上诉人的法律诉讼,法官也否决了鲁博马坡选民和霹雳选民得到正义。

他说随着另两个国阵州议员,即龙谷和万浓州议席因为选举居留条例被入禀法庭上诉,鲁博马坡的选举诉讼将会是非常重要的判决以决定霹雳州政府由谁掌权。霹雳州子民会否继五年前非法和违宪的夺权下,再次被否决通过自由和公正的选举选出属意的州政府?

他表示国阵目前在霹雳州议会只享有三个多数议席,只要民联成功夺回国阵的两个州议席,国阵将失去州政权。霹雳州政府如今是严重的受到威胁,政权岌岌可危。是否因为这个原因,就算是蔑视联邦法庭,选举诉讼案在最荒谬和可笑的情况下也必须在技术上被拒绝审判?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兼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哲敏于2014年1月13日所发表的文告

蔡智勇试图怪罪安华需要为批准大道合约负责是一个调皮的指控企图转移视线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张哲敏表示蔡智勇试图怪罪安华需要为批准大道合约负责,是一个调皮的指控企图转移视线,因为国阵这么多年来没有对不公平的大道合约展开重新谈判。

“没有人会否定安华于1991-1998年出任财政部长。然而安华并非以个人身份签署大道合约。安华是代表国阵政府和大道公司签署合约。而签署合约是国阵政府的集体决定,并不是安华的个人决定。”

也是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的张哲敏说当时马华有四个部长在内阁里,为什么没有任何一位马华部长提出反对不公平的大道合约?马华不能就此课题逃避责任,而只是一味的怪罪安华。

“蔡智勇是否也想把所有国阵失败的政策都怪罪于从1993年至1998年出任副首相的安华?”

“蔡智勇的指责只会加强公众对于国阵改革失败的观念。一个好的领袖是无法改变腐败和邪恶的国阵政权。一个好人救不了一个坏政府,一个好人救不了整个腐败的制度。时间已经证明所有国阵的内部改革都以失败告终。”

张哲敏抨击蔡智勇试图转移公众对大道经营权的主要问题 – 为什么没有国阵政府没有对不公平的大道经营权合约展开重新谈判?

他说大道经营权合约的条款清楚表明,政府可以以建筑大道的成本接管大道经营权。但是国阵政府决定不收购有关大道经营权,也不重新谈判大道合约,反而选择每年赔偿大道公司数十亿令吉。无论是国阵政府直接赔偿给大道公司或者是允许大道公司起过路费,都是在花费纳税人的血汗钱。

张哲敏指出蔡智勇不能够再逃避调高过路费的主要问题:“为什么国阵政府拒绝重新谈判大道经营权合约?国阵到底是在保护谁?人民或者是朋党?”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兼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哲敏于2013年12月26日所发表的文告

国阵现实导致不公平政策,民联入主布城实现一个公平公正的马来西亚

民政党全国副主席刘华才表示尽管无法带来重大改革,民政与马华应该加入内阁。这显示出这几十年来,马华民政在内阁里花瓶的角色,并无法真正主导以及改变国家政策。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张哲敏表示,刘华才的文告证实了巫统所主导的国家政策越来越偏向单一种族并边缘化其他种族,而马华民政在这方面束手无策,无能为力。就算马华民政在内阁担任部长职,也无法阻止新经济政策的推行。

也是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的张哲敏说种族政策并非在505大选之后才发生,土著新经济政策,巫统大会举马来短剑,统考文凭不受承认,华小拨款干捞,华裔优秀生得不到奖学金,叫华裔回唐山,这些都发生在505大选之前而且马华民政当时也有代表在内阁里。这证明了,无论内阁里有没有华裔代表,巫统依然会拿华裔开刀,而马华民政只能袖手旁观。

刘华才表示,“试问问有哪一位华裔部长不愿意看到政府承认统考文凭,公平的政策等等。”

张哲敏炮轰刘华才的这番话显示出马华民政在内阁里的软弱无能和当家不当权的窘境。即使在内阁里争取了几十年依然徒劳无功。

刘华才也说,“如今只有靠代表各自族群的部长们在内阁为各自族群争取和斗争。”

张哲敏抨击刘华只是在找一个合理的借口以便让马华民政入阁。这也反映出民政党虚伪的一面,表面上自称多元种族但是依然无法摆脱种族思维,继续以种族诉求在内阁争取民族权益。

张哲敏表示把这样的政策偏差怪罪于“政治现实”只是马华民政为自己找的下台阶。事实上这是一个“国阵现实”,因为在国阵制度里,巫统永远不会承认统考文凭和实施一个公平公正的政策。

“只要民联成功入主布城那么要实现一个公平,公正,合理的马来西亚就指日可待。民联在橙皮书里白纸黑字写得一清二楚,承认统考文凭,制度化拨款给各源流学校,以需求增建学校,公开招标,废除新经济政策,反对土著经济政策,以需求取代以种族为考量的政策。”

“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实”就是相对于国阵的46%的得票率,民联成功赢取51%的得票,并且只差二十三席就成功改朝换代,可以实行这些惠民政策。而国阵所胜出的二十三个边缘议席,多数票的总额只有二万四千票。”

张哲敏指出假如马华民政愿意把人民的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就应该立刻退出国阵让加速巫统倒台。如果马华民政执意入阁,那就证明了马华民政入阁只是为了谋取个人权益,并无法改变这些不公平不公正的政策。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兼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哲敏于2013年12月25日所发表的文告

马华不需要纳吉的政治伟哥,但纳吉需要为他下跌的支持率寻找药方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张哲敏表示纳吉昨天公开侮辱马华,建议马华需要政治伟哥,并要求国大党的卫生部长开出药方。这是纳吉一种具有侮辱性,羞辱性和不尊敬的谈话以公开羞辱马华领袖。

“为什么马华需要听从一个巫统的建议, 并接受一个国大党的药方,以便从上一届的大选惨败中恢复过来?马华是否已经从一个政治仆人“转型”为政治奴隶,如今“再转型”成为巫统的政治病人?”

也是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的张哲敏说新上任的马华总会长廖中莱现在必须立刻站出来强烈反对纳吉,并驳拆他不同意纳吉这个不敏感的谈话。廖中莱也必须要求纳吉收回他的伟哥评论并毫无保留的道歉。

他说马华妇女组主席王赛芝表示她对纳吉的伟哥论“有点惊讶”,并说“‘伟哥’不是女性一般上在这种场合听到的(字眼)。

张哲敏指出,然而王赛芝却选择替纳吉缓颊说, “不应用放大镜来看到一个开玩笑的言词。‘伟哥’只是一种药的名字,我不会把它解读成侮辱的名词。”

他说王赛芝是否同意一切性别歧视的言论都只是在开玩笑,不应用放大镜来放大?这也将合理化所有国阵领袖在过去和未来所作出的性别歧视评论。

他表示伟哥不是普通的药物,它是一种用来治疗男性勃起功能障碍的药物。当纳吉马华大会期间公开发表伟哥论,这何尝不是一种性别歧视的评论?

“随着新一任马华领袖于昨天当选,马华有没有勇气重新站起来,大声的告诉纳吉,马华不需要纳吉的政治伟哥。”

张哲敏表示相反的,纳吉本身应该为他下跌的支持率寻找药方。纳吉的支持率已经在十二月下降到52% ,这也是纳吉2009年上任以来最糟糕的支持率。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兼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哲敏于2013年12月22日所发表的文告

立即成立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以彻查一兆两千亿令吉非法资金外流丑闻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张哲敏表示在过去的一周,财政部长纳吉依然对于国际金融诚信年度报告保持沉默。该报告指出从 2002年到2011年马来西亚总共有一兆两千亿令吉黑钱外流。

“相反的,纳吉选择祭出了他的政治奴才,首相署部长刘胜权替他挡掉所有箭靶。刘胜权企图怪罪贸易错价,以解释以一兆两千亿令吉黑钱外流的问题。”

也是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的张哲敏指出纳吉可能察觉到刘胜权的解释还不够具有说服力,所以也利用马来西亚国家银行作为他的政治工具来发表声明,声称消费税将奇迹般的解决马来西亚的非法资金外流。纳吉或许会认为国行的声明一石二鸟,不但合理化消费税,也奇迹般的解决非法资金外流。事实上,国行在声明中犯下了双重错误,马来西亚人不但不相信国行的声明,马来西亚人也意识到缴付更税最终会只会被国阵贪污腐败的管理下流失掉。这种疯狂的政治行为必须立刻停止。

他说毫无疑问,如果按人均计算,马来西亚是“世界非法资金外流的冠军”。这个可耻和丢脸的“荣誉”也证实了华尔街日报在去年十二月所作出的报道 – 马来西亚是“世界贪污冠军”。

他表示这种双重不光彩(double dishonorable),可耻(disgraceful)的和侮辱(degrading)的“荣誉”(4D“荣誉”)在马来西亚前五任首相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而只有马来西亚史上最差劲的首相,纳吉的领导下才有可能实现,这也印证了纳吉“马来西亚无限可能性”的口号。

“假如把一兆两千亿令吉重新分配给所有马来西亚人,每一个马来西亚人,不分年龄,性别,种族和宗教将获得四万一千令吉。这相等于八十二倍的一马援助金,在这生活费高涨的非常时期肯定可以缓解普通大众的经济困境。请不要忘记,一马援助金是被分配到每一户人家,而这四万一千令吉将可分配给每一位马来西亚人。”

张哲敏也呼吁纳吉立即成立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以彻查一兆两千亿令吉非法资金外流丑闻。这也将给于布城一个机会正名,声称马来西亚一兆两千亿令吉非法资金外流的数目被夸大,并归咎贸易错价导致这个天文数字的流失。

他相信纳吉会非常乐意的替马来西亚除去“世界非法资金外流的冠军”的“荣誉”,并同意成立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兼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哲敏于2013年12月19日所发表的文告

国阵采用简单多数制将会使马华,民政党和国大党从政治的仆人变成政治奴隶

国阵总秘书东姑安南指出,有关国阵在做决定时采用简单多数制的建议并不会影响任何成员党,因为每个成员党皆派出3名代表。

“在国阵内,无论大或小成员党,皆只有3名代表。目前国阵采用共识方式,若有1个成员党不同意某个建议,那么就无法落实该建议。有鉴于此,我建议采用简单多数制。”

东姑安南的这项建议是希望可以绕过国大党以接受印度进步阵线加入国阵。国大党曾多次行使否决权(国阵共识方式)拒绝任何印裔政党加入国阵是众所周知的。但是当国阵共识方式被简单多数制取代时,不管国大党如何强烈反对(印度进步阵线加入国阵),只要国阵十三个成员党里的七个成员党赞同,国大党的反对都将会是徒劳无功的。

这将引发一场国家危机,因为巫统将能够联合其他六个国阵成员党实施更加多的种族政策,推动文化同化议程和提升单一种族支配权。

在阿拉上诉课题,国家的教育方针,奖学金的分配和土著经济议程,我们可以看见尽管马华,民政党和国大党具有否决权,巫统依然能够单方面的执行这些政策。

假如国阵通过简单多数制取代共识方式时,不仅会使马华,民政党和国大党失去他们的否决权,在族群课题表决时肯定会处于下风。假如这个建议被通过,这将是马来西亚建国五十六年来第一次,华小和淡小处在随时被关闭的风险。巫统将会重新实施拉萨报告书的建议,这也是巫统过去五十几年来的终极议程以实现“一个国家,一个语言,一个学校,一个文化”的马来西亚。

马华的三位总会长候选人都不约而同的谈论马华在国阵要当家又当权。一旦平等代表制成为国阵的决策方式,当家不当权将沦为海市蜃楼。

国阵采用简单多数制将会使马华,民政党和国大党从政治的仆人变成政治奴隶。马华,民政党和国大党必须立即作出坚定和清楚的立场,表达他们是否认同国阵决策方式的改变。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兼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哲敏于2013年12月18日所发表的文告

纳吉必须立刻停止利用马来西亚国家银行为一个用来误导和迷惑大众的政治工具

马来西亚国家银行(国行)昨日发表声明声称执行消费税将可以消除被其指责为导致马来西亚1740亿令吉黑钱外流的贸易错价(trade mispricing)。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张哲敏表示这是国行最不负责任和最具误导性的声明,不仅企图合理化消费税,而且还混淆视听,误导普通大众,消费税将奇迹般地解决马来西亚的非法资金外流。

张哲敏说布城不能够一直躲在“贸易错价问题”的背后,继续贬低全球金融诚信的报告,并否定马来西亚于2011年流失了1740亿令吉的非法资金。

也是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的张哲敏表示如果布城要把“贸易错价问题”归咎于马来西亚的贸易交易量,那布城必须先回答是, “为什么拥有比马来西亚高出6.5倍贸易出口的美国不具有“贸易错价问题” ?

他指出美国,德国,日本,法国,韩国和荷兰等国家都有比马来西亚更高的贸易出口,但这些国家都没有因“贸易错价问题”而导致“黑钱外流”。

张哲敏说如果布城要怪罪新加坡惹的“转出口贸易”而导致“贸易错价问题”,那么全球金融诚信其中一名负责撰写今年报告的经济学家戴夫卡尔(Dev Kar)的解释将有助于了解“转出口贸易”的情况。

全球金融诚信在今年的报告中已考虑到香港转口的数据,唯并没有考虑新加坡转口贸易的数据。

根据戴夫卡尔的解释“我们在估计大马贸易错误已经考虑到‘香港效应’。简单而言,经修订的研究方式包括考虑到香港政府统计处所出版的转出口分类数据,它根据目标和来源国家分裂再出口的数据,其中包括马来西亚。”

“因为新加坡没有出版这样详细的转出口数据,因此无法做出类似关于大马涉及新加坡的出口和进口数据调整。”

“这对贸易错价数据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因为香港是比新加坡更加重要的转出口中心。”

张哲敏表示很显然,布城已经把“马来西亚出口到新加坡的贸易金额”和“新加坡转出口马来西亚商品”混淆。“马来西亚出口到新加坡的贸易”是由马来西亚出口到新加坡,并在新加坡被消费的商品。“新加坡转出口马来西亚商品”是马来西亚出口到新加坡再由新加坡转出口到其他国家的商品。

他说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之间的贸易额可能是巨大的,因为新加坡是马来西亚其中一个最大的贸易伙伴,但“新加坡转出口”的金额将会是相对较小,这是由于新加坡比较香港并不是一个巨大的贸易转口港。

张哲敏指出尽管如此,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之间的高贸易额并不应该成为“贸易错价”的借口,因为马来西亚在全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的名单中只是排名第二十二位。

张哲敏表示今天已经是全球金融诚信公布其年度报告的第五天,纳吉布的沉默对于解决马来西亚非法资金外流的问题将不会有所帮助。身为财政部长的纳吉是时候站出来公开回应马来西亚非法资金外流并解决这个问题。

张哲敏也吁请纳吉必须立刻停止利用马来西亚国家银行为一个用来误导和迷惑大众的政治工具。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兼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哲敏于2013年12月17日所发表的文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