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现实导致不公平政策,民联入主布城实现一个公平公正的马来西亚

民政党全国副主席刘华才表示尽管无法带来重大改革,民政与马华应该加入内阁。这显示出这几十年来,马华民政在内阁里花瓶的角色,并无法真正主导以及改变国家政策。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张哲敏表示,刘华才的文告证实了巫统所主导的国家政策越来越偏向单一种族并边缘化其他种族,而马华民政在这方面束手无策,无能为力。就算马华民政在内阁担任部长职,也无法阻止新经济政策的推行。

也是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的张哲敏说种族政策并非在505大选之后才发生,土著新经济政策,巫统大会举马来短剑,统考文凭不受承认,华小拨款干捞,华裔优秀生得不到奖学金,叫华裔回唐山,这些都发生在505大选之前而且马华民政当时也有代表在内阁里。这证明了,无论内阁里有没有华裔代表,巫统依然会拿华裔开刀,而马华民政只能袖手旁观。

刘华才表示,“试问问有哪一位华裔部长不愿意看到政府承认统考文凭,公平的政策等等。”

张哲敏炮轰刘华才的这番话显示出马华民政在内阁里的软弱无能和当家不当权的窘境。即使在内阁里争取了几十年依然徒劳无功。

刘华才也说,“如今只有靠代表各自族群的部长们在内阁为各自族群争取和斗争。”

张哲敏抨击刘华只是在找一个合理的借口以便让马华民政入阁。这也反映出民政党虚伪的一面,表面上自称多元种族但是依然无法摆脱种族思维,继续以种族诉求在内阁争取民族权益。

张哲敏表示把这样的政策偏差怪罪于“政治现实”只是马华民政为自己找的下台阶。事实上这是一个“国阵现实”,因为在国阵制度里,巫统永远不会承认统考文凭和实施一个公平公正的政策。

“只要民联成功入主布城那么要实现一个公平,公正,合理的马来西亚就指日可待。民联在橙皮书里白纸黑字写得一清二楚,承认统考文凭,制度化拨款给各源流学校,以需求增建学校,公开招标,废除新经济政策,反对土著经济政策,以需求取代以种族为考量的政策。”

“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实”就是相对于国阵的46%的得票率,民联成功赢取51%的得票,并且只差二十三席就成功改朝换代,可以实行这些惠民政策。而国阵所胜出的二十三个边缘议席,多数票的总额只有二万四千票。”

张哲敏指出假如马华民政愿意把人民的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就应该立刻退出国阵让加速巫统倒台。如果马华民政执意入阁,那就证明了马华民政入阁只是为了谋取个人权益,并无法改变这些不公平不公正的政策。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兼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哲敏于2013年12月25日所发表的文告

马华不需要纳吉的政治伟哥,但纳吉需要为他下跌的支持率寻找药方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张哲敏表示纳吉昨天公开侮辱马华,建议马华需要政治伟哥,并要求国大党的卫生部长开出药方。这是纳吉一种具有侮辱性,羞辱性和不尊敬的谈话以公开羞辱马华领袖。

“为什么马华需要听从一个巫统的建议, 并接受一个国大党的药方,以便从上一届的大选惨败中恢复过来?马华是否已经从一个政治仆人“转型”为政治奴隶,如今“再转型”成为巫统的政治病人?”

也是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的张哲敏说新上任的马华总会长廖中莱现在必须立刻站出来强烈反对纳吉,并驳拆他不同意纳吉这个不敏感的谈话。廖中莱也必须要求纳吉收回他的伟哥评论并毫无保留的道歉。

他说马华妇女组主席王赛芝表示她对纳吉的伟哥论“有点惊讶”,并说“‘伟哥’不是女性一般上在这种场合听到的(字眼)。

张哲敏指出,然而王赛芝却选择替纳吉缓颊说, “不应用放大镜来看到一个开玩笑的言词。‘伟哥’只是一种药的名字,我不会把它解读成侮辱的名词。”

他说王赛芝是否同意一切性别歧视的言论都只是在开玩笑,不应用放大镜来放大?这也将合理化所有国阵领袖在过去和未来所作出的性别歧视评论。

他表示伟哥不是普通的药物,它是一种用来治疗男性勃起功能障碍的药物。当纳吉马华大会期间公开发表伟哥论,这何尝不是一种性别歧视的评论?

“随着新一任马华领袖于昨天当选,马华有没有勇气重新站起来,大声的告诉纳吉,马华不需要纳吉的政治伟哥。”

张哲敏表示相反的,纳吉本身应该为他下跌的支持率寻找药方。纳吉的支持率已经在十二月下降到52% ,这也是纳吉2009年上任以来最糟糕的支持率。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兼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哲敏于2013年12月22日所发表的文告

立即成立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以彻查一兆两千亿令吉非法资金外流丑闻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张哲敏表示在过去的一周,财政部长纳吉依然对于国际金融诚信年度报告保持沉默。该报告指出从 2002年到2011年马来西亚总共有一兆两千亿令吉黑钱外流。

“相反的,纳吉选择祭出了他的政治奴才,首相署部长刘胜权替他挡掉所有箭靶。刘胜权企图怪罪贸易错价,以解释以一兆两千亿令吉黑钱外流的问题。”

也是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的张哲敏指出纳吉可能察觉到刘胜权的解释还不够具有说服力,所以也利用马来西亚国家银行作为他的政治工具来发表声明,声称消费税将奇迹般的解决马来西亚的非法资金外流。纳吉或许会认为国行的声明一石二鸟,不但合理化消费税,也奇迹般的解决非法资金外流。事实上,国行在声明中犯下了双重错误,马来西亚人不但不相信国行的声明,马来西亚人也意识到缴付更税最终会只会被国阵贪污腐败的管理下流失掉。这种疯狂的政治行为必须立刻停止。

他说毫无疑问,如果按人均计算,马来西亚是“世界非法资金外流的冠军”。这个可耻和丢脸的“荣誉”也证实了华尔街日报在去年十二月所作出的报道 – 马来西亚是“世界贪污冠军”。

他表示这种双重不光彩(double dishonorable),可耻(disgraceful)的和侮辱(degrading)的“荣誉”(4D“荣誉”)在马来西亚前五任首相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而只有马来西亚史上最差劲的首相,纳吉的领导下才有可能实现,这也印证了纳吉“马来西亚无限可能性”的口号。

“假如把一兆两千亿令吉重新分配给所有马来西亚人,每一个马来西亚人,不分年龄,性别,种族和宗教将获得四万一千令吉。这相等于八十二倍的一马援助金,在这生活费高涨的非常时期肯定可以缓解普通大众的经济困境。请不要忘记,一马援助金是被分配到每一户人家,而这四万一千令吉将可分配给每一位马来西亚人。”

张哲敏也呼吁纳吉立即成立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以彻查一兆两千亿令吉非法资金外流丑闻。这也将给于布城一个机会正名,声称马来西亚一兆两千亿令吉非法资金外流的数目被夸大,并归咎贸易错价导致这个天文数字的流失。

他相信纳吉会非常乐意的替马来西亚除去“世界非法资金外流的冠军”的“荣誉”,并同意成立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兼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哲敏于2013年12月19日所发表的文告

国阵采用简单多数制将会使马华,民政党和国大党从政治的仆人变成政治奴隶

国阵总秘书东姑安南指出,有关国阵在做决定时采用简单多数制的建议并不会影响任何成员党,因为每个成员党皆派出3名代表。

“在国阵内,无论大或小成员党,皆只有3名代表。目前国阵采用共识方式,若有1个成员党不同意某个建议,那么就无法落实该建议。有鉴于此,我建议采用简单多数制。”

东姑安南的这项建议是希望可以绕过国大党以接受印度进步阵线加入国阵。国大党曾多次行使否决权(国阵共识方式)拒绝任何印裔政党加入国阵是众所周知的。但是当国阵共识方式被简单多数制取代时,不管国大党如何强烈反对(印度进步阵线加入国阵),只要国阵十三个成员党里的七个成员党赞同,国大党的反对都将会是徒劳无功的。

这将引发一场国家危机,因为巫统将能够联合其他六个国阵成员党实施更加多的种族政策,推动文化同化议程和提升单一种族支配权。

在阿拉上诉课题,国家的教育方针,奖学金的分配和土著经济议程,我们可以看见尽管马华,民政党和国大党具有否决权,巫统依然能够单方面的执行这些政策。

假如国阵通过简单多数制取代共识方式时,不仅会使马华,民政党和国大党失去他们的否决权,在族群课题表决时肯定会处于下风。假如这个建议被通过,这将是马来西亚建国五十六年来第一次,华小和淡小处在随时被关闭的风险。巫统将会重新实施拉萨报告书的建议,这也是巫统过去五十几年来的终极议程以实现“一个国家,一个语言,一个学校,一个文化”的马来西亚。

马华的三位总会长候选人都不约而同的谈论马华在国阵要当家又当权。一旦平等代表制成为国阵的决策方式,当家不当权将沦为海市蜃楼。

国阵采用简单多数制将会使马华,民政党和国大党从政治的仆人变成政治奴隶。马华,民政党和国大党必须立即作出坚定和清楚的立场,表达他们是否认同国阵决策方式的改变。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兼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哲敏于2013年12月18日所发表的文告

纳吉必须立刻停止利用马来西亚国家银行为一个用来误导和迷惑大众的政治工具

马来西亚国家银行(国行)昨日发表声明声称执行消费税将可以消除被其指责为导致马来西亚1740亿令吉黑钱外流的贸易错价(trade mispricing)。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张哲敏表示这是国行最不负责任和最具误导性的声明,不仅企图合理化消费税,而且还混淆视听,误导普通大众,消费税将奇迹般地解决马来西亚的非法资金外流。

张哲敏说布城不能够一直躲在“贸易错价问题”的背后,继续贬低全球金融诚信的报告,并否定马来西亚于2011年流失了1740亿令吉的非法资金。

也是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的张哲敏表示如果布城要把“贸易错价问题”归咎于马来西亚的贸易交易量,那布城必须先回答是, “为什么拥有比马来西亚高出6.5倍贸易出口的美国不具有“贸易错价问题” ?

他指出美国,德国,日本,法国,韩国和荷兰等国家都有比马来西亚更高的贸易出口,但这些国家都没有因“贸易错价问题”而导致“黑钱外流”。

张哲敏说如果布城要怪罪新加坡惹的“转出口贸易”而导致“贸易错价问题”,那么全球金融诚信其中一名负责撰写今年报告的经济学家戴夫卡尔(Dev Kar)的解释将有助于了解“转出口贸易”的情况。

全球金融诚信在今年的报告中已考虑到香港转口的数据,唯并没有考虑新加坡转口贸易的数据。

根据戴夫卡尔的解释“我们在估计大马贸易错误已经考虑到‘香港效应’。简单而言,经修订的研究方式包括考虑到香港政府统计处所出版的转出口分类数据,它根据目标和来源国家分裂再出口的数据,其中包括马来西亚。”

“因为新加坡没有出版这样详细的转出口数据,因此无法做出类似关于大马涉及新加坡的出口和进口数据调整。”

“这对贸易错价数据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因为香港是比新加坡更加重要的转出口中心。”

张哲敏表示很显然,布城已经把“马来西亚出口到新加坡的贸易金额”和“新加坡转出口马来西亚商品”混淆。“马来西亚出口到新加坡的贸易”是由马来西亚出口到新加坡,并在新加坡被消费的商品。“新加坡转出口马来西亚商品”是马来西亚出口到新加坡再由新加坡转出口到其他国家的商品。

他说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之间的贸易额可能是巨大的,因为新加坡是马来西亚其中一个最大的贸易伙伴,但“新加坡转出口”的金额将会是相对较小,这是由于新加坡比较香港并不是一个巨大的贸易转口港。

张哲敏指出尽管如此,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之间的高贸易额并不应该成为“贸易错价”的借口,因为马来西亚在全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的名单中只是排名第二十二位。

张哲敏表示今天已经是全球金融诚信公布其年度报告的第五天,纳吉布的沉默对于解决马来西亚非法资金外流的问题将不会有所帮助。身为财政部长的纳吉是时候站出来公开回应马来西亚非法资金外流并解决这个问题。

张哲敏也吁请纳吉必须立刻停止利用马来西亚国家银行为一个用来误导和迷惑大众的政治工具。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兼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哲敏于2013年12月17日所发表的文告

尽管刘胜权尽了最大努力尝试做出损害控制,他却无法掩盖地下犯罪活动和贪污所流失的惊人数字

首相署部长刘胜权昨日向媒体发表声明,企图对全球金融诚信( 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 )的年度报告做出一些损害控制。

刘胜权说:“我并非是否认(这个数字)。全球金融诚信自己在报告里面指出,贸易错价占非法资金外流的80%,而剩余20%是热钱(hot money)。”

“我的粗略估计是贪污占热钱的3%,而热钱还包括非法罪案活动如贩毒。”

张哲敏表示他已经在昨天的一项文告中驳拆刘胜权指贸易错价导致非法资金外流的说法。因为其他国家如美国,德国,日本,法国,韩国和荷兰的贸易出口都比马来西亚高但是错误和遗漏金额(Net Error and Omissions)却比马来西亚低。

也是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的张哲敏表示,姑且给予刘胜权疑点的利益,并采取他估计的算法来计算非法资金外流。根据刘胜权的估计,马来西亚单单从地下犯罪活动就失去了337.2亿令吉,并在贪污中失去了10.4亿令吉。

张哲敏说,尽管刘胜权尽了最大努力尝试做出损害控制,他却无法掩盖地下犯罪活动和贪污所流失的惊人数字。刘胜权没有意识到一个天文数字的一小部分仍然是巨大的数目,不是微小的数目。

张哲敏表示贪污中失去了10.4亿令吉相比“养牛公寓”案件所流失的金钱还要高出四倍,而地下犯罪活动的337.2亿令吉足以让马来西亚获得世界最大“黑市”之一的美誉。

张哲敏指出马来西亚皇家警察和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必须立即回应刘胜权的公开承认马来西亚通过地下犯罪活动和贪污所丢失的这笔惊人数目。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兼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张哲敏于2013年12月14日所发表的文告

刘胜权企图把1740亿令吉的非法资金外流归咎于贸易错价是企图掩盖国阵统治下猖獗的贪污和腐败

首相署部长刘胜权把马来西亚2011年非法资金外流的1740亿令吉归咎于贸易错价(Trade Mispricing)不但是一种不诚实和企图歪曲事实的做法,也是一个绝望的尝试,企图掩盖国阵统治下猖獗的贪污和腐败。

张哲敏表示,全球金融诚信( 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 )在其年度报告已经说得很清楚,他们在估计大马贸易错价已经考虑到香港转出口的课题,并且在今年的报告给于纠正。

也是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的张哲敏表示,全球金融诚信在估计非法资金外流时,使用了香港政府统计处所出版的转出口分类数据,其中包括香港和大马的再出口数据,从而使今年的年度报告为至今最可靠和准确。

“当马来西亚的错误和遗漏金额(Net Error and Omissions)每年都持续在一个庞大的负天文数字时,刘胜权尝试把这归咎于贸易错价是极其荒谬和可笑的。”

张哲敏指出马来西亚在全世界最大贸易出口国的名单中排名二十二,落后美国,德国,日本,法国,韩国和荷兰等国家。

“试问身为一个贸易出口总额比美国小5.8倍的马来西亚为什么会拥有比美国更大的错误和遗漏金额?”

“很显然,单纯的贸易错价是无法解释这个天文数字(错误和遗漏金额)的差距,而唯一的解释就是贪污腐败和非法资金外流。”

“刘胜权应立刻停止否定全球金融诚信的最新年度报告,并提出金融改革,以避免更严重和持续性的非法资金外流。”

张哲敏说刘胜权否定全球金融诚信的最新年度报告,也印证了纳吉政府根本没有政治意愿打击贪污腐败和结束这持续性的非法资金外流。

张哲敏也指出这个每年从马来西亚非法外流的天文数字金额将带给马来西亚的经济灾难性的打击和严重的破坏。

“马来西亚人需要马来西亚的财富继续保留在马来西亚,尤其是在这个非常时期,当马来西亚的国家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创下历史最高水平,几乎突破百分之五十五的法定上限。”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张哲敏于20131213日所发表的文告

纳吉必须立刻制止非法资金继续外流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金融监管机构,全球金融诚信( 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 )在其最新年度报告把马来西亚列为世界排名第四的非法资金外流的国家,仅落后于俄罗斯,中国和印度。

张哲敏说,根据报告,马来西亚在2011年黑钱外流的总额达1738亿令吉(541.8亿美元)。这个天文数字的黑钱外流是令人震惊的,但是也早已有迹象可寻,显示马来西亚黑钱外流的严重性。马来西亚在2010年黑钱外流的世界排名第二,非法资金流出的总额达2065亿令吉(643.8亿美元)。

他表示,如果按人均计算,马来西亚的非法资金外流仍然是世界冠军。马来西亚于2011年人均非法资金外流为1852.94美金,领先俄罗斯(1331.99美金),中国(112.03美金)和印度(68.66美金)。

“全球金融诚信在今年的年度报告中表示已经考虑到马来西亚和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错价以及香港转出口贸易的因素,使得今年的报告更准确,更可靠。这意味着马来西亚的非法资金外流在2011年很有可能会比2010年的总额更高。”

“全球金融诚信的报告证明了马来西亚国家银行于2010年成立的杜绝黑金外流小组,以失败告终。”

“根据全球金融诚信的年度报告,马来西亚的非法资金外流从2009年的345.1亿美金,倍增至2010年的645.1亿美金,和2011年541.8亿美金。这不禁让人思考,这个庞大的非法资金外流倍增和2013年第13届全国大选的时间吻合是不是一个巧合。”

也是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的张哲敏表示,在政府尝试削减对必需品津贴的非常时期,马来西亚已经承受不起每年从非法资金流失这笔天文数字。

“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必须立刻制止黑钱流失,并展开金融改革,实践一个公开和透明的国家金融体系。”

张哲敏说非法资金外流管用的手法是利用匿名的空壳公司以及复杂和多层次的交易和资金转移。

“如果纳吉有决心打击非法资金外流,他必须遵循英国的脚步,成立一个企业最终受益人讯息的中央公共登记处(Central Public Registry of Corporate Beneficial Ownership Information)。

“这项举动将迫使所有在国内注册的企业有法律义务来更新企业的最终收益人讯息并把资料交给中央公共登记处让公众检验。”

张哲敏表示通过成立企业最终收益人的登记册,这些匿名的空壳公司的真正拥有者将被公开,从而使追踪这些最终受益人以及基金转移更加容易。

张哲敏指出马来西亚国债压力沉重,距离国内生产总值55%的法定顶限仅差1.2%。纳吉必须立刻采取坚定而紧迫的措施以制止非法资金继续外流。纳吉有没有这样的勇气和政治决心,言行一致,制止黑钱继续外流?

霹雳民主行动党经济局主任张哲敏于2013年12月12日所发表的文告